腐土

野草


狂风
呼啸着——从远方
踏步而来
携带着惊呼和惨叫
所向披靡
它大笑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野草
安静地站着
像亿万年前——它站在这里
看着大笑走来的狂风
它猛烈地向后摇动
它没能挺起它从不曾弯下的腰杆
它低下它骄傲的头颅
可它
不曾退后一步

狂风愤怒了
“我不允许谁有骄傲的灵魂”
它用尽了全力
它带走了一切
包括野草的叶片
那满布伤痕的
而野草——它一步也未退
狂风暴怒了
咆哮着、尖叫着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它全力冲向野草
那茎上狰狞的裂纹
野草安静地站着
像亿万年前就在这里

狂风
它猫着腰,低下了头
悄无声息的
是的
它逃去了

野草挺了挺腰
那惨烈却壮丽的
它说
“我在等一个人”
“怎么能离开”


北京北海公园随手一拍。

我从此浪迹天涯,只为寻找更多与你相像的身影,但我知道她们不是你,你在故乡巧笑言兮。

春天来了

北国的冬日有一种朦胧美。

我说这是我们八个男生堆的“白雪公主”,你别笑。